欢迎来到上海新航道官网!英语高能高分,就上新航道!

4008-125-888

全部课程导航

专题活动

热门国际高中看校预约活动

微笑的天使

2013-12-24 12:00来源:互联网责编:上海管理员

摘要:

       蒋洋洋:上海新航道托福&SAT&SSAT主讲,剑桥大学商学院管理学硕士,北京国际关系学院英美文学硕士,美国马瑞埃塔大学国际关系及英国剑桥大学英国文学交流学习。代表剑桥大学参加2009年牛津大学模拟联合国,及上海国际商业计划大赛,均获得优异成绩。曾于北京奥运会期间任国际奥委会国际奥林匹克博物馆馆长Francis Gabet助理,为《今日北京》、《小康》杂志多次撰稿。教学风格清新干练,深悟剑桥之所得与国人之所需,愿与新航道各位莘莘学子共同努力。

 

       从大学一年级做家教上的第一堂课开始,到现在快十年了。十年前,并没有计划做一个老师,料想这职业整日与书本、习题打交道,定是十分枯燥、乏味。但从第一次教课开始,便发觉做老师并不像想象的那样无聊,相反,因为学生的真诚期待和积极配合,不管是备课还是上课,都觉得劲头满满,乐在其中。于是,走出象牙塔后,在面对职业选择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回到了之前实习的新航道,正式成为一名全职教师。在做全职教师的两年半以来,几乎天天都与可爱的学生打交道。随着日子渐长,越发感觉自己的幸运:当在银行工作的老同学抱怨单位等级制度压抑的时候,我庆幸自己有一个平等、自由的工作环境;当在国家事业单位工作的前室友诉苦说单位人事关系复杂、待人处事如履薄冰的时候,我庆幸新航道同事之间都能和睦相处、互帮互助;最重要的是,当许多朋友对手上沉闷的工作提不起一丝兴趣和热情的时候,我庆幸自己每天读到的、谈到的是自己感兴趣的书籍或材料,在课堂上面对的是一双双好奇的眼睛、一张张微笑的脸庞、一颗颗单纯、敏感而又温暖的心。有句话说的真好:"每个孩子都是天使";的确,守在微笑的天使们身边,是我的福气。

 

       这些年教过的孩子有多少,我自己也数不清楚;北京、上海、杭州、金华、香港——以老师的身份,去到这些城市,每个地方都留下了学生们的欢笑声。记忆的阀门一打开,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又一个班级的场景,还有很多难忘的脸庞。其中,高分学员和他们的事迹我就不赘述了,聪明、刻苦、感恩的孩子们向新航道送来的一份份备考心得或感谢信已经有据可依。我特别想写的,是一个目前正在为出国奋战中的学生——John。

 

       2011年暑假,我在雅思长难句课上第一次碰见John。这个班上的学生不算太多,与学生之间的互动可以比较充分。给学生们上过几次课后,对班上学生的英文程度、接受速度、脾气个性都有一定的了解。当中,比较起来,John的英语底子算是比较薄弱:在阅读长难句时,相比其他同学,他认识的单词较少、语法知识也比较欠缺,因此读起来比较吃力;在做长难句仿写练习时,不是感觉无从下笔,就是错误频出。虽然英语基础并不好,但John还是很认真地记笔记、做练习、背单词、提问题等等。那时,我作为老师,一方面为他的努力感到欣慰,指出他的弱项,给他一些相应的建议;一方面又在心里默叹,这样的基础,就算他辛苦努力地去改进,只怕没有两三年的努力也难获得高分。

 

       很快,在2012年的暑假,我又见到了John。这次,他是我进行一对一辅导的VIP学员。在暑假见面的第一堂课上,他给我了三、四篇事先写好的作文。他的努力一如既往,可惜写作方面比较重要的语言要点,诸如固定搭配、代词用法等,他没有太多概念。他告诉我,从小他就不太喜欢学英语,直到高中打算出国读大学,才逼自己去上英语辅导班和看一些雅思相关的书籍。都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没有兴趣,学习起来很吃力,有时会排斥所学的东西,John就是这个情况。John告诉我,他想考到雅思6.5或7分,单科6.5以上,才能申到他喜欢的顶级大学,比如位于伦敦的帝国理工大学。作为老师,我感觉他的文章大约是4.5分或5分的水平,与目标相距较远,但我深知,对于少年来说,理想是金,只要用心,一切都有可能。所以,我告诉他:一个剑桥大学的校友,初次考新托福考试只得了66分,但他没有轻言放弃,一次又一次参加托福考试,直到取得了116分的高分,现在已经是斯坦福大学的博士。我相信梦想的力量,希望John也能坚持追逐梦想,不放弃,哪怕这个梦想看似比较遥远。

 

       他告诉我他一定会坚持,并也说明了他想要出国读书、去上世界名校的原因。他说,在老家读书时,他无忧无虑:家境殷实、朋友很多,学习成绩虽不拔尖,但开明的父母已经觉得满意了。直到高一,他的好心情烟消云散。因为喜欢健身,他练哑铃,结果用力过猛、过于频繁、长期地练习使他身材有些变形。为此,他不得不佩戴专业的医学矫正设备去上课。他说,刚开始还没有什么问题,久而久之,他觉得自己好像被孤立了,而最先孤立他的,竟然是他的一些老师。“很多老师的目光让我不自在,他们就像在看残疾人一样看着我,”John说道。我问他会不会误解了老师的目光;John回答说,不仅如此,好几位老师在课堂上几次三番地问他那东西什么时候可以卸去。“我也能理解老师,可能他们面对太多的学生,问过不久又忘了,下次见到还觉得惊讶,又再问一遍。可我心里就是很不舒服,但也只能一遍遍地回答相同的问题。”——老师不经意的提问,让John感到非常不快;心情很差的他,学习成绩一路直下。更糟糕的是,这时,他又承受了新的压力。英语课上,老师批评其他学生的方法逐渐演变成:“练John都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你不应该不会呀!”——简单的言语反映了老师对John的看低,内心敏感的他感到抑郁。于是,他决心转学,决心学好英语,决心去上好大学,为自己出一口气。

 

       John说他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起过他的这些想法,连父母也不知道他经历过好一阵痛苦的时光。我有幸成为第一个倾听者,但这并不让我开心,反而引发了我的担心。孩子们的心灵并不强大,遇到相似的困难,有些孩子不一定会像John一样可以通过转学来减轻抑郁的心情,在没有求助父母或其他人的情况下,可能会一直厌学,甚至把精力放在不利的诱惑上,更严重的,可能会造成悲剧。为人师者,需要深刻反省自己的言行。有时候,老师不经意的一句话,可以撒下希望的种子,也可以浇灭理想的火焰。做一个人的老师,不单单是教知识,更重要的,是在培育学生的一颗心。将心比心,才能让学生更好地接受老师、接受这个老师所传授的知识或技能。

 

       虽然他的一对一课程早已经结束,但是我和John一直通过QQ或短信保持着联系。果然,他也是有目标、有毅力的学生。从2012年暑假一直到2013年年初,我已经记不得他有多少次告诉我他参加了雅思考试,有时是好消息,比如某个单科从4分网上升到了6.5甚至是7分,有时是坏消息,比如总有科目没有达到录取要求的分数。但不管是好是坏,每次听到消息,我都会鼓励他,要继续加油,一定可以去到他的dream school。经过不间断的努力,他离目标只有那么一丝一毫的距离了:最接近的时候,只有一个单科分数相差0.5了,其它条件都已经达到;预录取的通知也已经到了,在2013年9月入学前,语言成绩达到就可。所以,曾经看似遥不可及的梦想彼岸,已经近在迟尺了。

 

       除了成绩上的进步,John也告诉我说,现在班上的老师及同学都很喜欢他,这种感觉很好。在以后的人生中,他也会尽力拼搏,因为奋斗可以让他进步、获得自信、同时也得到别人的尊重。他说他以前恨那些“看不起”他的老师,现在也不恨了,因为他们让自己成长了,或许自己应该感谢他们。我很欣慰,这个天使,可以微笑地飞翔了。

免费资料领取

免责声明
1、如转载本网原创文章,请表明出处;
2、本网转载媒体稿件旨在传播更多有益信息,并不代表同意该观点,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3、在本网论坛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旗舰校区:上海市徐汇区裕德路126号
电话:4008-125-888 传真:+021-61208858
版权所有:新航道(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京IPC备05069206